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贷款知识 >> 银行理财资金入市还是纸上谈兵

银行理财资金入市还是纸上谈兵

点击:

银行理财资金入市还是纸上谈兵

证监会主席助理吴利军上个月一句"引导银行理财计划更多面向二级市场进行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",在股市激起千层浪。对此,全国政协委员、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在两会期间表示,银监会要统筹研究,对进入资本市场的资金可能需要设定相应的比例限制和制度限制,要控制好风险。

商业银行对市场公平准入已呼吁多年。与基金、券商、保险公司、信托、第三方理财相比,银行理财产品只能在银行间市场交易,交易所市场并未对银行理财开放,只有少部分银行理财资金通过"一对多"及现有的信托账户进入股市,银行理财作为低风险产品购买起点远高于基金等。

难入股市

#re#  虽然证监会和商业银行对理财资金进入股市都颇为积极,但有关银监会官员认为,银行主要是销售产品的渠道作用,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,基金、信托、券商理财产品都是通过银行销售,有何必要让银行理财资金也进入股市?

但多位市场人士认为,只有银行理财产品可以跨股票、债券、黄金和外汇市场等多个市场进行投资配置,监管部门不应该堵死这条路,"监管部门应让投资者自己选择由哪个机构理财。行政限制的结果是产品同质化"。

中国工商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马续田认为,国外大银行的资产管理规模与表内资产规模是1比1,工行表内业务规模是13万亿元,资产管理余额也应达到13万亿元,但目前资产管理规模仅1万亿元,还有很大发展空间。

马续田建议,从全国人大立法的角度,明确界定银行理财主体投资地位,统一银行理财的标准业务模式。统一监管标准、信息披露、风险评价体系、客户的评级体系等,有利于市场的安全、有效运行。

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产品中心王增武认为,滞后的监管体制对金融创新的不适应才是问题根本,应该协调各监管部门,建立独立的评级、评价机制,发挥各行业协会的自律监管作用,推动统一的、强制性的信息披露机制和有效的投资者保护制度的建设。

强劲增长

2011年底,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已猛增至4万多亿元(2009年底、2010年底,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分别为约1.7万亿元、2.8万亿元),同期,信托资产管理规模也增长到约4.4万亿元,接近证券业4.6万亿元的总资产。

相比2011年公募基金全行业亏损、券商资管业务业绩惨淡,银行理财业务相对风险低、收益稳健。以工行为例,2011年,工行理财业务实现利润100多亿元,为客户实现利润300多亿元。

目前,近百家银行参与银行理财产品市场的发售大军,包括城商行和农商行。银行理财产品每月的发售只数至少在1500款以上,2011年的募集资金规模累计已约16万亿元,发售数量和募资规模远超其他同类产品的总和。2011年持续的宏观调控、信贷紧缩、商业银行存贷比红线压力,也是银行理财产品需求膨胀的原因之一。业界将其与信托产品一同质疑为"影子银行"。

对此,前述银监会官员分析称,中国的理财市场产品和国外的"影子银行"有根本不同。后者存在缺少监管、高杠杆性、体量巨大、系统性风险、产品复杂、监管套利等问题,而中国的理财产品无论银行理财还是信托产品,都在监管范畴之内,且结构相对简单、透明,杠杆率低,与整个金融市场相比占比不大,还不具有系统风险。

在监管政策高压之下,尽管2011年信贷类理财产品大幅减少,但超过九成的信贷类产品未提供明确风险控制措施,只有不到10%的产品以提供保证担保、资产回购等形式控制产品运行中的风险;理财业务模式波动比较大,盈利模式粗放,同时各银行之间的理财业务模式同质化严重,如商业银行对私人银行业务目前仍没有清晰的、差异化的定位,所提供的服务与银行贵宾理财服务重叠,并没有突出"富管家"的职能,仍停留在销售产财品阶段。

配置忧虑

#ad# 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,货币市场类产品投资流程相对简单,风险控制清晰透明,交易对手信用风险比较小,银行内部风险也比较小,因此银行理财资金多投资于债券与货币市场;信贷紧缩的环境下,市场资金面紧缺使得债券与货币市场收益率走高,高于投资股市的收益,因此该类产品在2011年备受追捧。

有市场人士认为,如果2012年货币政策出现放松的迹象,包括货币市场类、组合投资类等在内的固定收益类型理财产品的发行收益率,整体将出现下行趋势。

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理财中心研究员王伯英表示,一些稳健型商业银行的组合产品中信贷资产的配置比例约为10%,某些相对激进的商业银行可能达到60%-70%。这些信贷资产或为新增贷款或为存量贷款,部分为与房地产相关的贷款,甚至不乏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。

"国外大部分产品没有预期收益率。国内的银行理财产品如果预期收益不能按期兑付怎么办?银行理财产品的信息披露和基金按净值的信息披露也不同,比如投资标的是不动产,无法每天公布净值;国外的财富管理是信托概念,中国的银行理财产品是否具有独立的财产权和破产隔离机制?缺少总体定位和上位法,而前述细节都服务于整体定位。"银监会人士对此强调。